影子的僭越:《代笔作家》(ゴーストライター,2015)

#S校生活 作者: 访问:755

  

影子的僭越:《代笔作家》(ゴーストライター,2015)

  「远野丽莎失去了一切。」 

  着作等身的文学女王远野丽莎在多年的过度工作之下,有天发现自己再也写不出满意的作品,这时长年合作的编辑与爱人神崎丰雄怂恿她签下魔鬼的交易,剥削利用身边一心想成为作家的年轻助理川原由树,终于酿出了震惊各界的名作家与「影子写手」合谋的丑闻。像这样的故事,居然可以是振奋人心的快乐结尾?我想这就是日本戏剧独有的微妙正义观。 

  由剧作家桥部敦子编剧,日本电影金像奖得主中谷美纪暌违小萤幕十三年之后重担大樑演出女主角,对戏的第二女主角水川麻美实力亦不容小觑,《代笔作家》(又译《影子写手》)基本上是一部全由女性撑起的复仇史诗。即使是贴身管家、作家得了老年癡呆症的母亲这样的配角,都写得直刺人心。

  相反地,各自代表不同世代与立场,但最后殊途同归的两位骏峰社男性编辑神崎与小田,乃至影子写手由树为了写作生涯而捨弃的青梅竹马未婚夫浩康,都只起了催化剧情的工具性作用,他们是谁并不重要。

影子的僭越:《代笔作家》(ゴーストライター,2015) 

影子的僭越:《代笔作家》(ゴーストライター,2015)

  神崎主编虽然与远野丽莎有肉体关係,而且如观众最后看到的,神崎对丽莎其实是真心真意,但他仍然毫不犹豫的利用丽莎作为在出版业界出人头地的筹码,将远野丽莎这个「品牌」吃乾抹净利用到极致。身为川原由树未婚夫的浩康是个善良单纯的上班族,但是他从不真的了解由树的才华何在,甚至为了带女友回乡结婚,而说出「由树没有才能!」这样的真心话。对他来说,由树闯蕩东京只是婚前的小小冒险,总有一天要走入家庭,成为「副驾驶座上的女人」。

  看似正义使者的责任编辑小田,虽然担负着危急时刻拯救由树的剧情任务,但事实上真正收容走投无路的由树的,却是小田的同事,另一个女人、编辑,世故但仍不失真诚的冢田真奈美。而且当浩康来寻找落难的由树时,小田竟把他偷偷赶走了。我们无从得知,此举究竟是因为小田对于由树有好感,还是他出于编辑的本能,不愿意由树这个崭新的「潜力商品」再度回到平凡的生活里,永远抹杀自己的野心与才华?

影子的僭越:《代笔作家》(ゴーストライター,2015)

  《代笔作家》陈述的出版现场,残酷而冷漠,但不完全失真。无论在大众或小众市场里,个人的「才华」都只能是一种品牌形象,作品与作者都是待价而沽的商品,而编辑与出版社毫无疑问就是商人。无庸置疑的是,商人有时也爱着他们的商品,正如同不知道女友才华的男友也是真的爱着女友一样。爱并不是问题的解答。

  乡下地方来的由树因为热情跟野心而写作,拥有海滨别墅的成功美女作家丽莎因为要解除不被母亲承认的痛苦而写作。但她们都是为了被更多人阅读而写,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一旦嚐到被看见的滋味,鬼魂就不可能永远躲在阴暗里。由树与丽莎分道扬镳是迟早的事情,她们一起愚弄了读者,编剧却不认为她们需要得到惩罚──因为逼迫两人一起经营「远野丽莎」这个虚假品牌与虚假认同的,是整体出版业上上下下给予的压力,乃至整个商业化社会急功近利的特质。

  「远野丽莎失去了一切。他们所不知道的是,远野丽莎本来就什幺都没有。」

  剧作家对于笔下所有角色都是宽容的,儘管由树内心的阴暗呼之欲出,丽莎扭曲的生活让她尖酸而看不清自己,管家田浦对于服务丽莎有着超乎寻常的依赖,浩康只能从社会的微弱反射中看见由树的才能,神崎出卖共枕的丽莎求上位,小田又靠着出卖上司神崎站稳脚步,但最后他们都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事物。

  因此,这是一部意外拥有快乐结尾的黑暗戏剧,但它同时又暗示着,消费与被消费的轮迴永无止境,寻求获得认同的努力随时都有可能落空。但无论如何,还是要努力活下去,面对而且接受卑劣又真实的自我。或者如剧终时所说的:「那都是独一无二的,可爱的我自己。」

影子的僭越:《代笔作家》(ゴーストライター,2015)

  

影集资讯

《代笔作家》(ゴーストライター)-富士电视台,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