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戏为爱护环境播种来加入男孩奇幻之旅

#Q快生活 作者: 访问:705

影子戏为爱护环境播种来加入男孩奇幻之旅影子戏为爱护环境播种来加入男孩奇幻之旅影子戏为爱护环境播种来加入男孩奇幻之旅影子戏为爱护环境播种来加入男孩奇幻之旅影子戏为爱护环境播种来加入男孩奇幻之旅影子戏为爱护环境播种来加入男孩奇幻之旅

(槟城28日讯)继首部影子戏《塑料城市》(Plasticity)在国内外演出36场之后,来自槟城的影子戏团Plasticity Theatre Troupe将在今年3月推出第二部作品《The Present》,再次以独特的影子戏方式述说故事,以唤醒人们的环保意识。

Plasticity Theatre Troupe在2015年成立,一开始只有4个人,即陈丽香、林韵心、王益利及刘志凯,虽说4人都有表演艺术背景,却不擅长玩影子戏,让他们胆粗粗成立该剧团的契机是一部儿童剧。

陈丽香接受本报记者採访时说,他们在该儿童剧表演一段影子戏,当时觉得影子戏是个好玩、有趣且富有创造性的表演,因而吸引他们着手尝试,并从4人逐渐增加至如今11人的团队。

她说,当时的儿童剧只用普通的黑白剪影,但在他们开拓和研究后发现塑料和光影可併发不同的火花,于是顺势构思首部作品,以可循环的物品製作道具,传达塑料污染环境的信息,并将之命名为《Plasticity》。

“我们推出《Plasticity》时还没成立剧团,因这作品从一开始陪我们走到现在,所以我们以此作品为剧团的名字。”

该作品从2016年3月表演至2018年12月,共演出了36场,包括槟城、柔佛、吉隆坡、新加坡、泰国、澳门及台湾。

她指出,他们坚持使用可再循环的物品製作影子戏所需的道具,尤其是塑料和纸张。每当有丢弃的物品,身边朋友便会拿给他们收集。碍于他们没有经验也无从参考,所以他们不断尝试和摸索。

坚持用可循环物制道具

“我们花了3个月时间準备这部作品,从初期到现在的演出我们做了微调整,希望可把最好的一面呈现给观众。”

她表示,影子戏没有对白,只有音乐和画面,所以任何族群或教育背景的人士都可以观赏,简单易懂的内容也可吸引孩童。

“我还记得在2017年12月,我们去柔佛演出,有位家长告诉我们,她的孩子看完演出后心里很纠结,还说以后不可以乱丢垃圾,因为会伤害鱼类和海龟。”

“听到家长的转述时,我们很开心,因这表演带出教育意义。”

她说,他们演出后会让观众到后台看他们的製作过程并向他们讲解。此举不仅使观众了解他们平日丢的垃圾数量,同时明白垃圾其实还有二次重生的机会。

黑白画面传达信息

陈丽香说,该剧团希望透过影子戏宣导及教育观众,如果演出的种子能够在观众心中发芽,使他们了解爱护环境的重要性,那就足矣。

“我们以软力量提倡民众关注社会议题,虽说走在逆流上比较辛苦,但每件事都需要有人愿意站出来表达看法,若不做就等于零。”

她认为,影子戏的好处在于适用探讨敏感课题,有些观众如看到真实影像或会反感,但影子戏可在不挑起敏感情绪的条件下,以黑白画面传达信息。

8至10日演出

该剧团将于3月8日至10日,在槟城表演艺术中心(penagpac)演出第二部作品《The Present》,故事讲述一名男孩无意中发现一个复古盒子并和他的新朋友小鱼一起踏入梦幻世界。在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冒险中,男孩发现人类的贪婪正摧毁大自然。

这部作品全长40分钟,此次他们与泰国Homemade Puppet Group创办人苏达拉欣农(或称汤姆)合作,将两种影子戏的表演风格结合,呈现更丰富及多元化的表演。

移动灯光变化画面

林韵心说,该剧团的影子戏和传统的皮影戏(Wayang Kulit)不同,皮影戏是一个偶师在幕后操控玩偶,影子戏则加入新元素,除了人偶,他们会设计背景,以移动灯光的方式改变画面的远近。

她说,由于影子戏的呈现手法不一样,曾有观众批评他们只是在幕后播放动画片,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们会在布幕后置放一张桌子,桌上摆着设计好的景,偶师会坐在桌子前,桌子后会有成员準备更换,我本身则是负责音乐,所以每个位置约有一两人负责。”

她说,影子戏需要成员间的配合与默契,成员不可在表演进行中时在幕后说话,所以只能靠画面来沟通。每当一个场景结束时,成员们就要準备进入下一个场景。

询及剧团的经费从何而来,陈丽香说,该剧团是非政府组织,一直都在寻找资金。

“若以一般人的角度来看,我们做的事情吃力不讨好,甚至付出和回报不对等。我们也曾经想过放弃,但每次表演结束后观众给予的鼓励又让我们重获力量,继续坚持。”